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紀檢監察業務】如何評價劉某在救災款物分配發放中的違紀行為
來源:楚天風紀 發布時間:2019-05-13 14:43:35

  一、簡要案情

  劉某,男,系A市B鎮C村黨總支副書記。2016年2月,C村按照A市要求落實冬春生活救助資金發放過程中,劉某認為村組幹部平時工作辛苦,以村組幹部普遍受災為由,提議将村組幹部全部納入救助範圍,獲村級民主評議會評議通過。之後村組幹部以家屬名義申報享受冬春生活救助資金,每人300元至500元不等,劉某以母親名義享受500元救助金,造成不良影響。經查,該村村組幹部在上年度僅有部分家庭受災(含劉某家庭),但受災程度較輕,均達不到因受災造成生活困難而享受救助的程度。2017年11月,劉某被立案審查。

  二、分歧意見

  本案的焦點是劉某違紀行為的定性問題。

  第一種意見認為,劉某違反了廉潔紀律,屬于違反其他廉潔紀律規定的行為。

  第二種意見認為,劉某違反了群衆紀律,屬于在救災救濟款物分配中優親厚友、明顯有失公平的違紀行為。

  第三種意見認為,劉某的行為違反《農村基層幹部廉潔履職若幹規定(試行)》相關規定,屬于在政府撥付的救災救助款物分配發放中違規操作、優親厚友的行為,應按照紀法銜接的條款定性處理。

  第四種意見認為,劉某違反了廉潔紀律和群衆紀律,屬于一個違紀行為同時觸犯兩個條款,應依照處分較重的條款定性處理。

  第五種意見認為,劉某存在違反廉潔紀律和群衆紀律兩個違紀行為,應合并加重處理。

  三、黨紀評析

  筆者贊成第五種意見。

  1.劉某的第一個行為構成優親厚友、明顯有失公平

  社會保障、救災救助款物分配等事項是解決民生問題的重要内容,涉及廣大群衆的切身利益,理應嚴格按照相關規定執行。實際工作中,一些黨員幹部不能正确處理親屬、朋友與群衆的關系,厚此薄彼,侵害群衆利益;不按規定标準執行,使不該享受的人員享受了相關的待遇,應該享受的人員享受不到或者比規定的标準享受得低,明顯不公平、不公正。這種行為不但損害了群衆的利益,也破壞黨群、幹群關系,應追究相關人員黨紀責任。

  本案中,劉某在分配冬春生活救助資金過程中,沒有優先考慮村内其他因災或其他原因導緻生活困難的村民,而是首先考慮村組幹部,不管村組幹部是否真正符合條件,提議全部納入救助範圍。相對其他村民來說,村組幹部在本村内家庭條件一般屬于中等以上,因救助資金及指标有限,村組幹部占用一部分後,勢必會導緻部分真正困難的村民無法享受救助資金或者享受較少的救助,損害了群衆利益,影響了黨群幹群關系。劉某的行為違反了群衆紀律,構成2015年《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第107條規定的“在社會保障、政策扶持、救災救濟款物分配等事項中優親厚友、明顯有失公平”行為。

  2.劉某的第二個行為違反廉潔自律規定

  《中國共産黨廉潔自律準則》規定,黨員幹部必須崇廉拒腐,廉潔用權,先公後私,清白做人,幹淨做事。村級黨員幹部雖然位卑權小,但其掌握的權力仍然對數以千記的村民有巨大影響。在行使權力過程中,黨員幹部應該時刻把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牢記心頭,想群衆之所想、急群衆之所急,優先解決村民的困難,不能本末倒置,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用自己手中的權力和資源為自己謀利。

  本案中,劉某明知自己家庭不符合條件,不僅未認真履行共産黨員的職責和義務,堅持吃苦在前,享樂在後,卻違規以家屬名義申報領取冬春救助資金500元,切群衆利益的蛋糕,動群衆的奶酪,屬于利用職權或職務便利為自己謀利的行為,違反了廉潔紀律,構成2015年《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第104條規定的“其他違反廉潔紀律規定”行為。

  3.劉某的行為不構成想象競合

  想象競合是指行為人一個違紀行為同時觸犯兩個以上(含兩個)條款的情況,處理時應依照處分較重的條款定性量紀。想象競合與實際的數種違紀行為的區别在于它隻有一個行為,缺乏構成數種違紀行為的全部和完備的要件。構成想象競合應滿足以下條件:一是隻有一個違紀行為,如果行為人實施了多個違紀行為,有不同的主觀意圖,觸犯多個條款,則不構成想象競合;二是同時觸犯多個條款。

  本案中,劉某提議将村組幹部納入冬春生活救助範圍,自己也以家屬名義申報,應認定為兩個違紀事實。從違紀客體來看,劉某提議将村組幹部納入救助範圍,侵犯的是群衆的合法權益及黨和人民群衆的血肉聯系,而劉某自己以家屬名義申報領取救助金,侵犯的是黨的廉潔自律制度。從違紀客觀方面來看,前者主要在于落實政策的實施過程,後者主要在于劉某自己申報并領取救助資金這一結果。從違紀主觀方面來看,存在兩個主觀故意,前者主要目的在于借分配發放救助資金的便利給村組幹部發放“辛苦費”,後者主要目的在于給自己家庭謀取不當利益。因此,劉某的行為應認定為兩個違紀事實,不應按照想象競合來處理。

  4.劉某的行為違反了《農村基層幹部廉潔履職若幹規定(試行)》相關規定,但應按照群衆紀律來定性處理

  《農村基層幹部廉潔履職若幹規定(試行)》系2011年5月23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下發,其第四條第(三)項規定,禁止“在政府撥付和接受社會捐贈的各類救災救助、補貼補助資金、物資以及退耕還林還牧還草款物、征地補償費使用分配發放等方面違規操作、挪用、侵占,或者弄虛作假、優親厚友”。在2003年的《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中,并沒有關于違反群衆紀律的規定,對類似行為的規範分散在廉潔自律規定、貪污賄賂行為及失職渎職等章節。2015年修訂《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時,将該規定吸收進了群衆紀律第107條。違反群衆紀律更能準确定性評價此類行為。

  本案中,劉某的行為确屬違反《農村基層幹部廉潔履職若幹規定(試行)》相關規定,屬于在救災救助資金分配發放過程中優親厚友。依據新法優于舊法的原則,對劉某的行為可直接适用2015年《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群衆紀律相關規定定性處理。

  綜上所述,劉某在冬春生活救助資金分配發放過程中,提議将村組幹部納入冬春生活救助範圍的行為違反群衆紀律,自己以家屬名義違規申報并領取救助金的行為違反廉潔紀律,其一人有兩種違紀行為,應适用2015年《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中關于違反群衆紀律和廉潔紀律的規定對其合并處理,加重處分。2018年,劉某受到黨内嚴重警告處分。(宜都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

  此文刊發于《楚天風紀》2019年第5期

版權信息: 宜昌市紀委監委主辦
中國宜昌網站群運維服務中心 提供技術支持
地址:湖北宜昌市白龍崗市委大院 備案号:鄂ICP備17025643号-1
Copyright 2003 caifu93421.cn. All Rights Reserved